设为首页
兖州新闻网 兖州权威新闻综合门户网站 今天是:  
兖州新闻网>> 新闻中心>> 文化教育
巨王林的乡村剧团
日期: 2019-03-11 来源: 作者:

乡村的夜晚,黑漆漆的树影婆娑,乱哄哄的人头攒动,孩子像鲶鱼一样追逐打闹嬉笑,不光本村的人,附近三乡五里甚至更远村庄的人都陆陆续续不断朝一个地方聚集。这个地方一定是村里最开阔平整的大场院,场院的一旁用木棒、桌子和篷布搭起简陋的高台,几盏汽灯或是马灯悬在高处明晃晃刺眼夺目,人群看似杂乱无章实际都有自己提前预好的位置,他们与身边的人交头接耳兴致勃勃地聊着,相互让着烟或者其它吃食,勤劳的妇女手里还拿着针线活,不时地借着灯光缝缝补补,有年纪的老人默不作声,坐在板凳上专注地望着空荡荡的舞台。年轻小伙子的眼神则不安分地朝着大姑娘小媳妇集聚的地方张望搜罗,似有所期待。锣鼓家什响起来,台下顿然无声,眼光齐刷刷地盯着舞台上,一场大戏上演。在“拉大锯,扯大锯,姥姥家唱大戏……”,这首童谣的吟咏里,我脑海想象出,物质匮乏精神生活枯燥的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一场期待已久的村戏开演前的场景。当然想象毕竟是想象,与现实会有很大的脱节。

一次,受邀到兖州巨王林村采风,在座谈的过程中,听说这个村曾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初“四清”的时候,创办了兖州地区第一个村庄剧团,到目前村里仍旧还有多位当年的参与者和见证者。据清光绪十二年(1886)版《滋阳县志》记载:“巨野王墓在城东南八里。明巨野恭定王阳銮,庄宪王当涵葬此。”因系巨野王林墓,村故名巨王林。按,华德民先生《老家巨王林》的说法,巨王林村原由六个小自然村组成,分别是后林、箩幅厂(东厂)、西厂、前门、杨家闹子、朱家闹子,巨王林成为村名是清末的事。巨王林现在隶属兖州区兴隆庄镇,有住家514户,2220人,耕地4735亩。

基于自己童年在农村度过对乡村生活多少有所浅显了解,又对文艺比较偏好的缘故,揣想巨王林村在当时物质经济条件拮据困难的情况下,竟然能有自发创办剧团的创举,这引起了我的兴趣。于是,怀着好奇和敬仰的心情,走近了79岁的乔书河、69岁的宋学海和74岁的杨玉河,与他们攀谈起创办剧团的事情,听他们说说拉拉当年的故事与感怀。我在村委会一间不大的办公室,见到了三位老人,这三位经历者最小的也年近古稀,可能跟年轻时热爱戏剧修炼了一个好心态,并且常年在田间地头劳作不息练就了一副好身板的缘故,他们没有苍老委顿之态,精神矍铄,面容滋润,腰板挺直,举手投足都利索干脆,说话底气十足铿锵有力。要是不打听他们的年纪,我真不敢相信他们都已经是七老八十的人了。一上来谈及早年间创办剧团的事情,他们好像有些顾虑,你看我我看你的不愿多说。宋学海老人说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没啥好说的,再说咱是庄户剧团根本没法和人家正规的比,咱就是小打小闹图的一乐。我能理解老人为啥这样说,在他看来这件事并没有啥了不得的,就是村里人的一个玩乐,和平日跟土坷垃打交道,挖河填坑整地种庄稼没啥两样。更有甚,还有庄稼人不守本分,不好好种地干活挣工分,整天拿腔捏调鼓捣咿咿呀呀的东西,有不入正业的嫌疑。我告诉他们,我不是啥报社和电视台的记者,就是来村里玩的一个外地人,因为偶然听说村里曾创办过兖州第一家庄户剧团,很好奇,就想打听打听怎么回事。老人们这才打消顾虑,打开话匣子,比较健谈的是杨玉河老人,每次问及剧团的事都是他滔滔不绝地回答,宋学海和乔书河两位老人附和补充着。村里剧团草创于上世纪六十年代初“四清运动”的时候,具体哪一年不太清楚了。剧团主要以豫剧、京剧和梆子唱腔为主,兼及地方小调。最初的目的是想让枯燥乏闷的乡村热闹热闹,于是村里有六七位趣味相投的青年人自发弄起来了。剧团活跃鼎盛于文化大革命期间,着重宣传毛泽东思想,跟随当时的大形势,在原先基础上成立了毛泽东思想宣传队,一时间队伍扩大到二三十人,能演全本的《沙家浜》、《农奴戟》等样板戏,每年在兖州县的文艺汇演中都能先拔头筹,甚至不输给正规的剧团,可谓风光一时。剧团开始没落消隐是农村实行土地生产责任制包产到户以后,大家都忙着种责任田,发展经济了,再加之剧团人员年龄都大了,都面临着生活现实的压力,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自然解散消失,渐渐埋没在村庄人们的记忆当中。这是巨王林乡村剧团的整体发展的轮廓。

当我一厢情愿问及,创办剧团他们个人有没有受益,剧团有没有给他们带来可以回味一辈子的事情的话题时,三位老人对我的发问表现出茫然不解。一再地说,那时候人的思想都很单纯,做事不讲条件不要待遇,没想那么多,只想着踏踏实实做好自己能做的事,不亏心就行。我请三位老人回想复述一下,当年剧团是什么样子,他们眼前一亮好像又回到饱含激情,斗志昂扬的似火年华。话题一下子就多起来,没有了一上来采访时的拘谨,三个人你一言我一语,甚至是争抢着向我复述当年。最令他们津津乐道的是,剧团草创初期家伙什都是自己动手做的,有的干脆找别的类似的东西凑数,比如没有梆子就用葫芦替代,自己扯下搂柴火的耙子,找来马尾巴,细钢丝等材料七拼八凑做的胡琴。他们的文化程度都不高,不识谱也不认字,完全凭着自己的热情对戏文和曲调死记硬背,自己揣摩身段,然后大家凑到一块,比划模仿电影里的手眼身法步,再集思广益,相互提醒。就这样,他们排演出了第一出戏叫《传枪记》,结果大获成功。为了能更好的演出《农奴戟》,他们分好角色,到兖州县剧团每人花两角五分,偷学,这在当时来说不仅是一项壮举还是一件非常奢侈的事情,要知道,两角五分钱对一家人来说,那意味着一个月的油盐酱醋。剧团最盛的时候,他们能演全本的《农奴戟》和《沙家浜》,一点都不比县剧团逊色。时间一长剧团名声大震,他们还常常被周边的村庄邀请去演出,轰动异常引得邹城、曲阜和兖州三县的父老乡亲都追着看,赶着喝彩。他们还清晰地记得,受邀到曲阜张家村演出《沙家浜》时候的场景。冒着零下十几度的低温,天空还飘着雪花,场下有两千多人,锣鼓一响,底下鸦雀无声,全都把注意力集中到简陋的舞台上,令他们很是感动。那时候条件艰苦,但是他们热情高涨,直到如今令他们回味无穷的是,一年冬天,他们在曲阜受邀演完戏后,又冷又饿,村里他们准备了一锅热气腾腾的粉条咸糊涂,人人喝得头顶冒汗,至今回想起来还觉着是这一辈子吃过的最好美味。他们觉着有些美中不足的是,文革最热闹的时候,为了表示对文化大革命的无限忠心,巨王林村改名为 “东风村”,他们紧跟形势创作编演了自己的剧目《问路》,在十里八乡引起了轰动,但是他们不遗憾。令他们骄傲的是,乡村剧团不仅是兖州地区第一家,并且还在每年县里的文艺汇演中都能先拔头筹,所向披靡,没有对手。令三位老人唏嘘感叹的是,真不明白当时哪来的劲头,当年条件那么艰苦,演出都是在晚间,往往演出之后回到家里,已经是下半夜了,第二天,还是要照常下地干活挣工分。他们不但一点怨言都没有,而且劳动起来还生龙活虎,生怕被别人戳了脊梁骨,说了不是,那种精气神,用现在的眼光看来,真是不可思议。

整个交流过程并不是太长,三位老人告诉给我的事情大都相互交叉重复,都是他们三人共同经历见证的。当我一再追问他们个人在剧团的创建中起到什么作用时,他们都闪避回绝着,异口同声告诉我组建剧团都是大家伙集体商议,是大家伙的功劳,不是哪个人的事,个人除了心里觉着非常光荣外,也没有经历过其他的非凡事情,能坚持下来就是个人喜好,周围的人需要。剧团虽然是特定年代产物,但是也的的确确丰富了当时的精神文化生活,给乡村带来了巨大的热闹。起身告别的时候,三位老人告诉我这么多年了,从来也没有人向他们打听过剧团的事情,平日他们自己也几乎不提起,今天给我拉拉说说,好像腰杆也硬朗了许多。此时阳光灿烂,照在他们身上,我感到一种沧桑温暖源远流长,岁月的磨砺并没有消隐巨王林村的剧团,悠扬的胡琴,清脆的梆子,还有一幕一幕的唱念做打其实就镌刻在乡村记忆里,就在乡村的上空。就连我这个外乡人,似乎也听到了那已经远去的锣鼓和唱腔唱调,好像今晚就有一场大戏即将在巨王林上演,胜过当年。

图片播报
流动的文明力量 行进的志愿服务
全力以赴 掀起重大项目建设热潮
兖州5家农机企业携手亮相山东农...
掷地有声抓落实
热点新闻
我区召开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新闻发布
全区纪念“三八”国际妇女节座谈会召开
确保安全生产持续稳定
把龙湖湿地打造成为泗河经济带的样板
以担当作为狠抓落实的工作作风 确保各项...
区政协十四届十三次常委会议召开
形成地企合作长效机制
全区优秀农村、城市社区党员示范培训班开班
廉政春联拜大年 清廉过节成效显
确保项目顺利推进
动能转换看兖州

主办:兖州区新闻服务中心 版权所有 鲁ICP备10208553号 新闻刊登批准文号:鲁新闻办[2003]16号 鲁新网备案号:201053701

联系电话:0537-3481311 邮箱:lxn4326@sina.com 地址:济宁市兖州区九州路九州方州方圆A座9楼 邮编:27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