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兖州新闻网 兖州权威新闻综合门户网站 今天是:  
兖州新闻网>> 新闻中心>> 文化教育
大年初一(外一篇)
日期: 2019-02-25 来源: 作者:

春节临近,人人都很忙。母亲做衣服,父亲忙采购。大哥杀鸡宰兔,二哥捡柴,三哥和老奶奶洗全家的衣物,吴小四要彻底打扫鸡圈、兔圈。

大年三十,全家都换上了新衣,只有吴小四的衣服黯淡无光,是大哥、二哥旧衣服改装的。吴小四敢怒不敢言,不停地在房子里穿梭,不幸撞翻了桌上的煤油灯,玻璃灯罩掉在地上碎了。父亲的拳头立刻挥了过来……

所有的人都看吴小四不顺眼,兄弟四人进沙漠捡梭梭材,明明吴小四背得比三哥还多,大哥却总骂他是偷奸耍滑的东西!他六岁去上学,家里没给他准备书包,学校也没给他提供桌子板凳。

站着听课的吴小四在课堂上信马由缰,脑海里全是自己疯玩时的画面:跟邻居袁回回骑骆驼放牧,看沙漠里跑得飞快的老鼠、兔子、狐狸;在猪圈骑猪玩,抓着猪的两只大耳朵,猪尖叫、吐着白沫,跑得飞快像疯了一样……想到开心处,吴小四笑得哈哈哈,直到老师揪着他耳朵往教室外面拎,吴小四才从白日梦里醒来。

说话说不清,连你和李都分不出的鼻涕虫吴小四是老师同学的笑料,旁听生一当就是两年半。都上三年级了,吴小四在教室还是倚墙而立,要么打瞌睡,要么神游,没有作业,没有提问,也没有任何朋友,时不时有土块、口水、废纸砸向他……

大年初一,吃过早饭,父母带着三个哥哥出门了。吴小四屁股很疼,眼泪巴巴趴在床上,老奶奶给了他两毛钱,吴小四立刻欢天喜。跑出门,到哪儿去玩呢?他看见路上有很多人,就快步跟了上去。

走了很远,道路越来越开阔,路上行人也越来越多,吴小四跟着这群人走到了团部。小孩子都进新华书店买画书,吴小四紧紧捏着两毛钱,忍着没有花。街上有卖糖葫芦的,吴小四馋得口水直流,两毛钱还是舍不得掏出来。

夕阳西下,肚子咕咕叫,嗓子干干,吴小四跟着人群往家走。同行的小朋友都边走边看小人书,吴小四就紧紧把眼睛贴过去,小朋友说:你咋不买,起开!吴小四只好又贴向另外一人,有时,下巴都放在了小朋友的肩膀上,所有的小朋友都吼他,走开!走远点!

一位戴眼镜的叔叔看不下去,他对一个孩子说,把你看完了的画书让他看看吧。

叔叔和蔼地对吴小四说,你光看画不看字,怎么知道故事的意思呢?吴小四眨巴眨巴眼,若有所思,长这么大,第一次有人对他和颜悦色。

有小朋友说,叔叔,这家伙是个傻瓜!他一个字也学不会。

眼镜叔从口袋里掏出一盒火柴,取出四根火柴棍,我出个智力题考考大家:谁能用四根火柴摆成一个田字?四根火柴哪够呀?怎么也得六根呀!大人小孩都嚷嚷,都不会。

吴小四怯怯地问眼镜叔,田字怎么写?所有的人都笑了,三年级的学生,这么简单的字都不会。眼镜叔在雪地上写了一个大大的田,原来四个方框框就是田字呀!吴小四记住了。眼镜叔又教,一个方框是口,两个口摞起来就是吕,三个口就是品……吴小四豁然开朗,学习竟然这么简单。

九岁的吴小四跟随人群走在回连队的路上,突然灵光一闪:火柴棍的尾部四四方方,不就是一个方框框嘛!四根火柴立起来,那不就是一个田字吗?眼镜叔直夸吴小四是个聪明的孩子,大家也向他投来赞许的目光。

一路上,吴小四都开心的不得了,长这么大这是第一次有人夸他聪明。这是1979年大年初一的黄昏,夕阳酡红如醉。吴小四边走边想:今天真是开了眼界,看了画书,学会了四个字,还做出了连大人都不会的智力题;平时爱告状、爱打我的老奶奶还给了两毛钱,过年真是很幸福啊!

铁厂沟趣事

2012年8月,离克拉玛依八十公里的铁厂沟水泥厂新建了一个变电站,里面全是新招的大学。大学生们对实践都不太懂,公司派了五名壮汉去当他们的培训老师,由一名50多岁的同志担任组长。

铁厂沟的风很大,起风的时候可以把路上行驶的面包车掀翻。身高一米八,体重九十八公斤的吴边疆曾在大风天出门试了试,顶风走了两步,就再也走不动了。吴边疆心想,难怪领导选的都是重量级的汉子,瘦小的人真的能被大风刮到天上去。

十几个大学生从没接触过电,吴边疆上课就是教他们把书本知识和实际紧密联系起来。有一天,吴边疆说“下课了”,话音刚落,一把匕首就飞了过来,稳稳扎在黑板上,是班上一个调皮的哈萨克学生干的,他叫阿扎。

吴边疆把刀子拔下,让两个同学把阿扎拧过来。阿扎力大无比,一番挣扎,上来四名学生才把他制服。吴边疆拿着飞刀气势汹汹走过去,阿扎惊恐万分,瞪大了双眼。

吴边疆瞪着阿扎,一句话也不说,教室里的空气仿佛凝固了,过了一会儿,吴边疆轻轻地把刀放在阿扎身边,对着他的脸大吼,不许开玩笑!听到没!!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把口香糖,每人分一块,教室里一片欢呼……

很快,吴边疆就跟学生打成一片,只要是他的课,讲桌上准有学生提供的香烟和饮料。吴边疆欣然接受,课后,一定要把钱给学生,因为他知道这些刚

其他老师上课时,学生们不是玩手机就是打瞌睡,老师拿这些大学生一点办法都没有。有一天,吴边疆正在上课,其他四名老师突然闯了进来,有一位老师又蹦又跳地喊:好家伙!老子上课的时候,你们一个二个不见给老子递一根香烟,吴老师给你们上课,饮料也买全啊,是香烟也供上呀!他是你们的爹吗?这些学生都不爱听这位老师说话。

因为是住在工区,条件非常简陋,没有洗澡的地方,也没有电视机,大家都很无聊。吴边疆和附近老乡聊天的时候,跟一位老大娘非常谈得来,大娘就领着吴边疆到她家看电视。

大娘和老伴把吴边疆当成自家儿子对待。吴边疆要洗澡,脱下衣服进卫生间洗就行。衣服脏了,大娘说你把衣服扔洗衣机里。

有一天,吴边疆正嗑着瓜子看着电视,门突然给推开了,进来的就是说要香烟和饮料的老师,他见吴边疆就气呼呼地说,你妈的蛋!怪不得我们都找不到你,原来你小子跑到这来享福了!他对大娘说,哎!我也想看电视。大娘说看吧!他又说,你这地方有没有洗衣机,我也想洗下衣服,大娘说我洗衣机坏了!这老师好尴尬呀!

星期天,支教的5位老师去集市上转转,路过烤羊肉摊子,看见那些大学生正在那。看到了吴边疆,几个学生立刻跑了过来,说,吴老师,某某叫你过去说说话,吴边疆说,想说话明天到班上说,在这说个啥。这几个学生不由分说,拽着吴边疆就坐在地摊上……看着吴边疆被学生硬拉去吃烤肉,喝啤酒,四位老师心里酸酸的。

有天黄昏,两位老师约吴边疆一起去散步,想去看看一个养殖户养的孔雀。养殖户家大狗把门,拴在铁链子上的大狼狗对他们又扑又叫!吴边疆他们进不去。只见这两位老师二话不说,捡了砖块和棒子就去吓唬这条狗,这狗叫得更凶了。

主人突然蹿了出来,手里拿了一个很大的棒子,指着那两位老师说,你们俩想干嘛?你们给我好好讲讲!这俩老师理直气壮地说我们想进去看看咋了?养殖户手里的棒子几乎指到了他们的鼻子上,说,这养殖场是老子的,不许你们进!给老子滚!!

吴边疆赶忙走过去,他说,这位老板,是这样的,我是从石河子来的,听说您的养殖场办得非常好,品种非常多,我还从没见过孔雀,很想欣赏一下。这老板把狗链子往脚下一踩,你可以进去,随便看!这两个杂种不许进!

吴边疆乐颠颠跑进去,哎呀!院子真大,孔雀真漂亮!铁厂沟的夕阳好美呀!

图片播报
动手又动脑创造带来快乐
火树银花合 星桥铁锁开
“暖阳阳”:把“温暖”送到老 ...
图为区委书记王宏伟亲切看望一 ...
热点新闻
全区校外培训机构无证 幼儿园治理工作会...
我区“农”字号龙头 企业受关注
区领导检查督导安全工作
推动农业农村经济转型升级 开创“双招双...
全区公安工作会议召开
我区召开禁放 孔明灯工作会议
重点民生民心工程建设一天也不能等
兖州为就业创业搭建平台
区长办公会议召开
推进重点项目落地见效
以作风建设新成效开创发展新局面

主办:兖州区新闻服务中心 版权所有 鲁ICP备10208553号 新闻刊登批准文号:鲁新闻办[2003]16号 鲁新网备案号:201053701

联系电话:0537-3481311 邮箱:lxn4326@sina.com 地址:济宁市兖州区九州路九州方州方圆A座9楼 邮编:27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