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兖州新闻网 兖州市最具权威新闻综合门户网站 今天是:  
兖州新闻网>> 解秘兖州
群雄争霸 逐鹿东鲁——唐末军阀争夺兖州的战争
日期: 2014-01-04 来源: 作者:

  唐末僖宗昭宗时期的二三十年中,社会极为动荡。先是声势浩大的农民起义席卷全国;在镇压起义的过程中,各藩镇军阀乘机发展自己的力量。他们割据一方,相互间的攻杀掠夺兼并战争此起彼伏,岁无宁日,给社会造成了无穷的灾难和痛苦。兖州(瑕丘)当时是泰宁军节度使驻地,是各种力量角逐的对象和战场。

唐末规模最大的农民起义是曹州冤句(今菏泽)人黄巢领导的。他于乾符二年(875)起兵,数年间发展到数十万人,横扫大半个中国。兖州一带也是黄巢军势力所及处,曲阜城北石门山上至今还有当时的旗纛窝遗迹。起义军攻城略地,势如破竹,后来攻进首都长安,僖宗皇帝仓皇出逃,黄巢登基称帝,建国号大齐。黄巢没有乘胜追击,结果给唐王朝以喘息之机,使各方军队形成了对长安的包围;而起义军由于没有后方和给养供应而陷入了绝境。再加上此时义军内部的将领如朱温、尚让、葛从周等又纷纷倒戈降唐,致使黄巢实力大损,最终于中和四年(884)率兵东逃兖州,唐将李师悦、尚让紧追不舍,在瑕丘展开一场血战后,黄巢逃至莱芜虎狼谷自刎而死。

黄巢之乱虽平,唐王朝的危机并消除。朝廷已无力制止各军阀间愈演愈烈的兼并战争。连绵的战争极大地破坏了生产力,百姓挣扎在危殆痛苦的生死线上,吃人肉竟成了司空见惯的事。《资治通鉴》载蔡州刺史秦宗权的军队出征打仗时,“车载盐尸以从”,就是以用盐腌制的死人尸体作为军粮给养。这个秦宗权经常命部下纵兵四出,所至“屠翦焚荡,殆无孑遗”,以致数千里范围之内,“州镇存者仅保一城,极目千里,无复烟火”。

当时驻汴州(今开封)的军阀是宣武节度使朱全忠。朱全忠即原来黄巢军中的朱温,降唐后皇帝赐名全忠,后来做了皇帝又改名朱晃,即后梁太祖。汴州经常受到秦宗权的寇掠,朱全忠实力不足,便求援于驻郓州(今东平)的天平节度使朱宣。朱宣派弟弟朱瑾率兵援朱全忠,打败了秦宗权,从此朱全忠和朱宣兄弟结盟,“约为兄弟”。

朱瑾当时任天平军校,此人生性残忍,有万夫不当之勇。他和哥哥朱宣商议,决定趁乱世干一番事业,第一步是先吞并附近的泰宁镇(兖州),然后再徐图天下。当时的泰宁节度使是齐克让。朱宣知道齐克让有一个女儿尚未嫁人,便出面向齐克让为弟弟求婚。齐克让不知是计,又早听说朱瑾枭勇,便欣然答应。朱瑾选定吉日,事先选拔精兵一百余人,扮做迎亲随从,把刀剑兵器藏在嫁奁礼物中,一路鼓乐喧天,吹吹打打,从郓州到瑕丘迎亲。在齐克让毫不设防的情况下,新郎官朱瑾顺利地解除了岳父的武装,占有了齐克让的女儿,却把岳父驱逐出境,自己接管了兵符印信,兵不血刃地成了瑕丘城的主人。当时朝廷软弱,已无力指挥藩镇,只好顺水推舟地承认了朱瑾为泰宁军节度使。这是光启二年(886)的事情。

此后的数年中,朱宣和朱瑾兄弟各领一镇,占有了今山东西南部的大片土地。而此时朱全忠的力量也在不断地壮大。他意欲从汴州一带向东发展,但因朱宣兄弟曾有恩于己,已经“约为兄弟”,一时不好意思撕下面皮。这时有谋士敬翔为他设了一计,让他自己部下的将士假装逃往朱宣的天平镇。朱宣在接纳了不少朱全忠那儿“逃”来的将士后,忽一日收到了朱全忠的来信,指责朱宣以金帛引诱自己的部下,言辞激烈无礼。朱宣回信当然更不客气,一来一往,双方遂产生仇恨。于是朱全忠派了大将朱珍和葛从周出兵,东征朱宣。先攻下了曹州、濮州,后来与兖郓兵接战于曹州附近的刘桥。一场恶战,兖郓兵大败,死伤数万人,仅朱氏兄弟未被活捉而已。此后,朱宣、朱瑾兄弟便和朱全忠成了不共戴天的仇敌。

景福二年(893)秋,朱全忠派大将庞师古率师攻打兖州。庞师古与朱瑾打了几仗,屡战屡胜。次年二月,朱全忠又亲自率大兵攻郓州,扎营在鱼山。朱宣兄弟合兵攻朱全忠,却屡战屡败,死伤万余人。此后,朱宣、朱瑾的实力大为削弱,只好求救于河东节度使沙陀人李克用。李克用派骑将安福顺、安福庆、安福迁率五百骑来援。乾宁二年(895)正月,朱全忠派大将朱友恭包围了瑕丘城。朱友恭在城外掘深壕,树栅栏,把个瑕丘围得水泄不通。当时城内的朱瑾兵弱粮少,危殆难支。他哥朱宣带着兵士粮草从郓州来援,不料走到高梧地方(今兖州新驿镇高吴桥),遇到了朱友恭设的伏兵。一场恶战,朱宣兵死伤大半,粮草尽失。河东来援的安福顺等也被生擒。

这年的十月,朱全忠又派大将葛从周袭兖州,自己则率大兵作为后援。朱宣为解兖州之围,派了大将贺環、柳存率兵万余去攻曹州,朱全忠闻讯后急从中都(今汶上)掉转部队连夜追击,天明时候赶到巨野城南,两军遭遇,大战一场,朱全忠部又杀朱宣部兵大半,生擒了贺環、柳存等大将,俘虏士卒三千余名。这天下午,忽然出现了类似今沙尘暴的现象,尘沙蔽日,有如黑夜,人人害怕。朱全忠说,“这一定是老天嫌我杀人还不够多!”下令将俘虏的士卒全部杀死。

经过这几次大战,朱瑾的力量大大削弱,只好紧闭瑕丘城门死守不出。三天后,朱全忠率大兵来到了瑕丘城下,将所俘的贺環等将押在前面,向着城内的朱瑾高喊:“你的哥哥朱宣已经彻底完蛋了,你还不投降,更待何时!”朱瑾便派出了牙将胡规带着请降表书和财物到朱全忠的辕门去,约定朱全忠与朱瑾亲自谈判。于是两人在瑕丘的延寿门下商定,朱瑾交出泰宁节度使的兵符印信,条件是必须由朱琼亲自来取。原来朱琼是朱瑾的从父兄,时任齐州(济南)刺史,因慑于朱全忠的威势,已经举城投降了。朱全忠不知朱瑾是计,答应了他的要求。

到了约定那天,朱全忠果然派朱琼前往。这时朱瑾骑骏马立于瑕丘城门外桥上,暗中派了勇士董怀进埋伏在桥的下边。待朱琼一走上桥,董怀进突然从桥下跃出,一把抓住朱琼便进了城。人们还没有反应过来,董怀进已斩了朱琼之头,扔出城来。朱全忠这才知道朱瑾完全没有投降的意思,于是当场杀了柳存等俘虏,由葛从周继续围城,自己引兵撤退了。

葛从周围兖州月馀,朱瑾闭门不出与战。葛从周便心生一计,他杨言郓州的朱宣又带着人马来救援朱瑾,他要带兵去高梧迎战,其实他白天去了,却于夜间悄悄潜回。朱瑾不知有诈,想趁机袭击葛从周兵营,不料刚进营门,伏兵四起,混战中朱瑾兵士死伤千余人。不久,葛从周真地撤了兖州之围。

乾宁四年(897)春,朱全忠的大将庞师古和葛从周并力攻郓州,朱宣因兵少粮尽无力迎战,只好掘深壕引水围城以自卫。庞师古便连夜在城西南角造浮桥。桥成,乘黑夜攻入城内。朱宣弃城逃往中都,葛从周率军急追,半路上有农民捉住了朱宣一家。于是郓州为朱全忠所得,剩下朱瑾在兖州,更加孤立了。

由于连年的战争,百姓无暇耕种,兖州一带粮食紧缺。朱瑾在兖州已无力支持,决定留大将康怀贞守城,自己率部去徐州一带掠夺粮食。康怀贞也是兖州人。他后来因为避梁末帝的讳,改名叫康怀英。朱全忠听说朱宣离开了兖州,城内空虚,便命葛从周来袭,康怀贞自知败局已定,便献城投降。朱瑾掠粮发来,发现兖州已失,仓皇率兵逃走。葛从周进兖州后捉拿了朱瑾的妻子儿女。朱全忠知朱妻(即齐克让的女儿)美貌,欲纳为妾,齐氏坚决不允,于是送往佛寺为尼。朱全忠又杀了俘虏了的朱宣,从此,兖州郓州都属于朱全忠所有。朱全忠派葛从周为泰宁节度使,驻在瑕丘。

此后,朱全忠的势力越来越大,已占了黄河以南、淮河以北广大地区。他在朝中挟天子以令诸侯,气焰熏天,不可一世,正在等待时机废唐帝自立。但此时也有有实力的军阀不愿臣服于他,驻青州的平卢节度使王师范就是。王师范平素以忠义自我标榜,声称要讨伐朱全忠以报效朝廷。天复二年(902)年底,王师范分别派出将领,扮作运送货物的商贩或者进京贡献礼品的官吏,数十辆车子组成一队,车内暗藏了兵杖武器,分赴已被朱全忠占领的汴、徐、兖、郓等十几个州郡,约定同时起事,以扯起讨伐朱全忠的义旗。但是由于计划不周,分赴各州将士大部分事泄被擒,只有到兖州的刘尋 阝 成功地完成了任务。

刘尋 阝 是密州安丘人,当时任王师范的马步军副都指挥使、淄州刺史。他是一个足智多谋、行动谨慎的人。他到兖州后,先派人化装成卖油的商贩混进瑕丘城里,侦察情况,观察地形。探明了当时镇守兖州的葛从周已率去了邢州(今河北邢台),屯兵防河东李克用。目前城防空虚,正是行动的好时机。刘尋 阝 决定在正月初四夜间行动。他亲率精兵五百人,不攻城门,而是从城墙的下水道口爬入城中,进城后先占领了军营,又占了衙署,几乎未遇什么反抗,到天时时候一切就绪;城内百姓第二天一觉醒来,才惊讶地发现城头已换了旗帜。

不久,远在邢州的葛从周知道了兖州消息,急忙带兵赶回。在汴州的朱全忠也得知了王师范的行动,发大兵十万亲自东征。王师范派兵增援刘尋 阝 ,却被朱全忠的大将朱友宁在半道上击退。于是刘尋 阝 被葛从周严严实实地包围在瑕丘城内。当刘尋 阝 刚占瑕丘时,曾下令对葛从周的家属下许伤害,现在他便用轿子把葛从周的母亲抬到城头,让她远远地向儿子喊话,说“刘将军待我不薄,你的老婆孩子也都平安。现在是战乱时候,人各为其主,你一定要明白啊!”葛从周见状唏嘘而退,从此后攻城的力度大减。

刘尋 阝 是一个十分杰出的将领。他与士卒同甘共苦,见城中粮食越来越少,便放出居民中的老弱病残者及妇女儿童,让他们去自谋生路,省下的粮食衣物平均分给士兵,自己绝不搞特殊。他和士卒同样守城御敌,纪律严明,绝不扰民,只指望军民共同咬紧牙关,盼来援军。然而时间一久,城内越来越困难。就有的士兵开始趁夜间城墙外逃,投降敌军。连节度副使王彦温也投敌去了。

叛逃的士兵越来越多,势不可遏。刘尋 阝 心生一计,派人出城到了王彦温那里,对他说:“刘将军有令,如果不是他指派的士兵,请你不要和他们在一起”。又在城内对众士兵扬言:“除了我指派的人,其他擅自去投奔王副使的,抓住要灭族!”这样一来,很多人都以为王彦温是假投降。消息传到葛从周处,便把王彦温杀了,此后城内士兵再不敢出城投敌。

从正月初四占了瑕丘,刘尋 阝 在极为困难的情况下,凭智慧和人格力量,坚守瑕丘城到十一月。这时,朱全忠的大兵已攻下青州,王师范无奈投降。葛从周便向刘尋 阝 喊话,刘尋 阝 答道:“我奉王将军令守瑕丘,现在王将军虽然失势,但未得他令便自作主张投降,不是下级所应做的!”几天后,王师范的使者到了兖州,刘尋 阝 才决定献城投降,至此,兖州又回到朱全忠手中。

四年后,即唐哀帝天佑四年(907),朱全忠强迫皇帝禅位于自己,建立了梁朝,史称后梁,朱全忠做了梁太祖。从此,历史便进入了五代时期。(选自樊英民著《兖州史话》)

图片播报
打造农机培训升级版
为进一步整治城区交通秩序,规 ...
“五一”国际劳动节期间,我区 ...
学习借鉴先进经验 加快兖州转型...
热点新闻
全区新闻传播与舆情处置培训班学员学习 ...
区人大检查《水污染防治法》实施情况
我区收看全市城市 防汛工作视频会议
提升老干部工作水平
加快推进企业转型升级
重现泗河美丽生态景观
实施创新驱动战略 不断壮大企业实力
京东“中国特产·鲁南优品馆”上线
龙口考察团来兖
梁山县考察团来兖
全区老年人太极拳展示大联动

主办:兖州区新闻服务中心 版权所有 鲁ICP备10208553号 新闻刊登批准文号:鲁新闻办[2003]16号 鲁新网备案号:201053701

联系电话:0537-3481311 邮箱:lxn4326@sina.com 地址:济宁市兖州区九州路九州方州方圆A座9楼 邮编